文林街银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幽默搞笑

siyu

 

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去文林街看银杏,文林街的银杏该都黄了吧。

 

前些日子错过了朋友的婚期,心里满是惭愧,满是歉意;后来,就连父亲的生日,也没得空回去看一看。父亲与我说,你先忙,来回一趟也不容易,得空了再回来吧。也是想着回头可以补上,回头再回家,再到朋友那里去给朋友祝福。而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去文林街,再去看看银杏?

 

去年入秋要早一些,十二月初的文林街,迷迷漫漫都是黄色。我与朋友两个人相约带着相机,带着闲散的心情,一边走一边拍;若是留下些什么,也给自己和这深秋带来些什么,那也是心满意足了。

 

银杏黄的时候,总想在文林街慢慢的走,时间也会过得很慢。看看在树下排队买糕点的人;还有坐在对面咖啡店门口,沐浴在阳光下的年轻人和老年人;或是看看拆剩的旧邮箱;或是捡片叶子,举过眼前抬起头,透过叶子看天是什么样子……

 

街上通宵喝酒的客人会将车子在路边停个一夜,车顶上落满黄色的叶子。总想车主要是开车离开,定是不忍心拂去这车顶的黄叶的,许是昨夜的酒,想起旧时的情。文林街让人心醉,可能不是因为马路两旁的小酒馆和讨巧的小吃店,只有因为到了银杏黄的时节。

 

慢慢腾腾的踱过一个午后,随意的拍几张照片,捡些叶子收到书里,就是很美妙的回忆。也就连送外卖的小哥都那么小心翼翼,生怕踩坏一片叶子。

 

我记得那时候,自己站在便利店门口,正值夕阳西下,落日正好在街的尽头。我透过便利店门口帆布太阳蓬拍得一张照片,一辆公交车穿行载着这座城里的人,也许有外地的人,从远处缓缓驶来,微微的扬起路两边的叶子……

 

老人拄着拐杖,走在满是银杏的人行道上;后面两个年轻的姑娘,蹲在地上在捡着些什么;小酒馆的门慵懒的开着,直到夜里才会活过来。对面那根红色消防栓旁边的一家三口边走边玩,孩子和妈妈正要捧起叶子,父亲在一旁笑着,看女人与孩子撒得漫天心醉……

 

天气有些冷了,夜也要来了。我一直记得,她一直问我,

“银杏什么时候黄呀?”

“大概十一二月吧,怎么了?”

“那等银杏黄了我来看你好不好?”

“好啊……”

 

可我不知道银杏什么黄了。只有车站久久的等待,以及车站里越来越远的背影。只要一回头,自己就陷入了冰冷的城市森林,消失在茫茫人海。

 

银杏,她什么时候黄啊?我不知道。该是你来的时候吧,许怀念的时候,渐渐的就黄了。

 

一个多月前,我看到枝头的银杏黄了一些,高兴的拍着照“看,银杏!黄了!”。街头高大的银杏,枝枝蔓蔓的一直延伸到那个废弃的公交站台顶棚上,渐渐隐去锈迹斑斑的66路车。像一个好像被人遗忘的故事。我和朋友坐在有些冷的街口的台阶上啃着面包,等待着……

 

有些事,不要等回头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